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争执





  袁梦晗心生不悦,眼神空洞而冷漠地看着贺鸣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  贺鸣走到她面前,目光坚定地看着她:“梦晗,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,但是请你相信我,我会帮你的。”

  袁梦晗沉默了一会,然后说:“谢谢你,贺鸣,但是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  贺鸣听出了她话中的拒绝,但是他并不打算放弃。

  他看着袁梦晗,语气有些激动:“梦晗,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欢项一斐,不过现在他离开了,而我一直都很喜欢你。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,但是我会陪着你,帮助你。”说罢,他转头看向俞在洋,“呵,在洋,别想着趁虚而入。”

  俞在洋的桃花眼微眯,慵懒的笑了:“彼此彼此,不过呢我做事可没你卑鄙!”

  贺鸣心里有些恼怒,目光炯炯地盯着他,表情有些阴鸷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  俞在洋冷笑一声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,识相的就别跟我抢袁梦晗,不然,哼。”

  袁梦晗觉得自己像是一件商品,正在被人挑来拣去,心中更是苦闷不已,但她无权无势,也做不了什么,目前只能像菟丝花一样,活得像自己鄙视的人一样,依附男人而活。

  呵,这样的自己,真是糟糕透了!

  这么想着,袁梦晗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,不理会他们的争执,低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。

  自己的把柄捏在俞在洋的手中,贺鸣的胸腔剧烈地起伏,宛若上等黑曜石的眸中迸发出熊熊怒火。

  不过他不想让袁梦晗知道他干的腌臜事,就极力把情绪隐忍下来,他深吸一口气,攥紧拳头:“好,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对梦晗不好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  俞在洋嘴角微扬:“当然,多谢了,兄弟。”

  贺鸣走到袁梦晗身边,深情缓缓地看着她:“梦晗,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,但是我会一直支持你的,虽然我很想陪在你身边,但是……我也有一些苦衷。”他微微一笑,伸手轻拍她的肩膀,“好了,希望你能早日走出这段痛苦的时光,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  对于贺鸣,袁梦晗还是本能地存在一些厌恶,谁叫他当初那么欺负人,因此,她没有出言回应他,这让他感受一些失落。

  袁梦晗不理会贺鸣这件事,俞在洋乐于见成,他双手插兜,眼睛散发着自信的光芒。

  贺鸣苦闷地薅了下头发,自嘲地笑了笑:“好,我走了,再见。”

  “再见。”

  俞在洋对他挥挥手,就走到袁梦晗身边搂住她的纤纤细腰:“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  袁梦晗咬咬牙,沉默着不说话,努力把所有的怨气和苦闷憋在心里,片刻后,她才艰难地小弧度地点点头。

  见她答应了,俞在洋大喜过望,一双漆黑如夜的眸子如星河般璀璨,脸上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意,忍不住俯身亲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
  “你干嘛!”

  袁梦晗情绪有点激动,突然用力推开他,伸手擦了擦他吻过的侧脸,表情更是一脸嫌弃。

  见此,俞在洋收敛了笑容,脸色也变得暗沉:“袁梦晗,你别太过分,我有那么让人恶心吗?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!”

  袁梦晗邹皱起眉头,眸中带着化不去的忧愁:“我没忘,只是这段时间我没心情跟你做!”

  这句话差点让俞在洋笑出声:“你以为我是泰迪啊,只想做那档子事吗!”

  “难道不是吗!”

  此言一发,袁梦晗冷冷地盯着他,眼神阴冷而坚定,似要将他戳出一个洞来,看得俞在洋心里发虚。